俄罗斯引擎,天天噜夜夜噜日曰噜,国产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98,欧美A级毛欧美1级A大片

  • <nav id="mq42q"></nav>
  • <nav id="mq42q"><nav id="mq42q"></nav></nav>
    您的位置:  首頁 > 版權 > 版權監督 > 正文

    音樂制作者獲酬權如何在網絡直播領域落地

    ——來自網絡直播中使用音樂版權保護專題研討會上的聲音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網 作者:賴名芳 隋明照 發布時間:2022-07-14 11:39
    分享到:

      □本報記者 賴名芳 隋明照

    微信圖片_20220714114812.jpg  

    研討會現場 張殊榮 攝

      伴隨著激昂的音樂,主播大聲喊出“上鏈接”;伴隨著曼妙的背景音樂,主播即興起舞……這樣的場景,在網絡直播間中每天都在上演。當音樂為主播們的帶貨或者才藝展示助興時,音樂作品的創作者和錄音制品的制作者卻難以實現應有的合法收益。

      7月8日,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與《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版權監管周刊》聯合舉辦網絡直播中使用音樂版權保護專題研討會。如何落實新修改《著作權法》賦予錄音制作者的獲酬權?網絡直播使用音樂制品該如何付酬?在場的版權專家、司法研究人員以及業界代表進行了分析與探討。

      問題1 新修改《著作權法》中對錄音制作者獲酬權如何規定

      隨著網絡直播行業的迅猛發展,網絡主播因在直播中使用音樂而引發的版權糾紛也頻頻發生,并受到社會的廣泛關注。7月初,由于游戲網紅主播在直播中即興演唱《向天再借五百年》而被音樂作曲者訴為侵權的事件引起了網友們的關注,特別是對于直播中使用音樂作品的相關版權問題引發了熱議。那么,新修改《著作權法》中對于使用作品和使用錄音制品的規定一樣嗎?

      國家版權局原巡視員、《著作權法》專家許超,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研究中心研究員林子英在談到網絡直播平臺和主播使用音樂作品需要承擔的責任時均表示,依據新修改《著作權法》相關規定,除了法律規定的法定許可外,任何使用他人作品的,不經許可,不得利用,這是《著作權法》保護的最基本原則。而網絡主播在使用已經發表過的音樂錄音制品時,無需經過錄音制作者的許可,但需要向錄音制品的制作者支付報酬,這是網絡平臺或網絡主播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如果拒絕支付,就應承擔侵權責任。

      2021年6月1日起實施的新修改《著作權法》第四十四條規定:“錄音錄像制作者對其制作的錄音錄像制品,享有許可他人復制、發行、出租、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并獲得報酬的權利;權利的保護期為五十年,截止于該制品首次制作完成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被許可人復制、發行、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錄音錄像制品,還應當取得著作權人、表演者許可,并支付報酬。被許可人出租錄音錄像制品,還應當取得表演者許可,并支付報酬?!钡谒氖鍡l規定:“將錄音制品用于有線或者無線公開傳播,或者通過傳送聲音的技術設備向公眾公開播送的,應當向錄音制作者支付報酬?!边@一新增的內容,無疑對錄音制作者進行了更全面的保護。

      作為業內資深法律專家,許超和林子英在分析網絡直播行業的性質問題時都認為,網絡直播屬于新修改《著作權法》規定的廣播行為,如果直播中使用了錄音制品,就應該按照《著作權法》第四十五條規定向錄音制作者支付報酬。

      問題2 直播平臺和主播應 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依照法律規定,直播涉及的主播與平臺在使用錄音制品時需要注意什么,又該承擔哪些版權責任呢?研討會上,多位嘉賓就此分享了觀點。

      在新修改《著作權法》第四十四條中,“許可”二字多次出現。說明如果使用者復制、發行、出租或網絡傳播了錄音制品,需獲得權利人許可,是使用錄音制品的前提。許超分析,網絡直播使用音樂不僅涉及詞曲作者的權利,也涉及錄音錄像制作者的獲酬權,網絡主播應承擔相應的版權責任。如果平臺與主播存在經濟利益關系——例如廣告或打賞分成,那么平臺也要承擔侵權責任。林子英也認為,具有經營目的的網絡直播中使用錄音制品,肯定不構成合理使用。網絡直播平臺和主播之間往往會存在利益分配關系,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網絡平臺和主播應該對使用音樂錄音制品而不付酬行為承擔連帶責任。

      問題3 法律規定明晰,為何錄音制作者獲酬難

      “目前直播行業使用音樂侵權情況不容樂觀。如游戲主播會在直播游戲中使用大量的背景音樂增加直播效果,歌舞主播會翻唱音樂作品,美食主播也會在做一盤土豆絲的過程中播放背景音樂?!眹H唱片業協會IFPI大中華區反盜版主管張小月說。他分析,目前一些網絡直播平臺、短視頻平臺會未經權利人授權就擅自使用音樂作品,或是使用錄音制品而不向錄音制作者付酬。

      “新修改《著作權法》實施已有一年多時間,音樂詞曲著作權人、音樂錄音制作者從網絡直播行業獲得的版權回報微乎其微?!敝袊粝裰鳈嗉w管理協會副總干事國琨遺憾地說。據她介紹,網絡直播平臺使用音樂的情況是非常復雜的,具有隨機性、不確定性,有時會播放整首歌,但更多的時候會選取高潮部分或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部分進行播放。播放的時間也是不固定的,很多時候是主播即興使用的。由于音樂作品及音樂錄音制品被網絡直播使用具有不確定性,而且直播又具有即播即完的特性,權利人往往事后才知曉,導致權利人取證難、維權難。況且現實中網絡直播平臺往往擁有海量的主播,每個主播需要的曲庫都是不一樣的,所以單獨權利人難以進行監測和維權。

      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唱片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劉鑫作為權利人代表也表示,單一權利人對于網絡直播平臺維權的力度相對比較小,所以網絡平臺為其解決版權問題的動力不足,這也是導致音樂詞曲作者、錄音制作者獲酬權難以實現的原因之一。

      問題4 如何解決網絡直播海量使用音樂版權問題

      音樂權利人面對網絡直播海量使用者,該如何實現獲酬權呢?網絡直播中平臺、主播作為使用者希望獲得授權,又如何找到版權方呢?面對這個兩難問題,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國外,實踐都證明,實施著作權集體管理無疑是最好的解決途徑。

      林子英分析,通過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可以減少權利人主張權利的成本,也能減少司法成本。她提到,新修改《著作權法》第八條規定了著作權集體管理協商確定費率模式,即“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根據授權向使用者收取使用費。使用費的收取標準由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和使用者代表協商確定,協商不成的,可以向國家著作權主管部門申請裁決,對裁決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當事人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笨梢愿鶕@一條款的規定,由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和網絡直播使用者代表協商確定使用費的收取標準。

      湖北中禮和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周家奇認為,新修改《著作權法》賦予了錄音制作者獲酬權,但缺少獲酬權的適用規則、侵權判定規則。他建議以“行業自治,效率優先”為指導原則,通過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與直播平臺等進行協商,建立靈活的、匹配使用者需求的付酬標準,激活付酬標準異議制度,同時建立高效的分配制度。

      問題5 網絡直播使用音樂的版權費率標準如何協商

      實際上,作為保護錄音制品權益的集體管理組織,音集協就促進錄音制作者獲酬權落地已經召開了多次協調會議,并積極與相關協會以及網絡直播平臺進行溝通。

      國琨介紹,音集協與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于2021年11月聯合啟動了版權費標準的協商工作。依據《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第十三條的規定,音集協同權利人代表進行了廣泛的調研。同時,通過對直播行業的監測和外部調研發現,泛娛樂類直播間使用音樂錄音制品的比例高達78%,電商類為22%,而通過對公開數據進行分析可以得出,泛娛樂直播產業市場總體營收規模估計在2000億元左右,電商直播市場規模更在萬億元左右。通過對平臺的運營模式進行分析可以發現,網絡直播平臺和主播是共同使用作品、共同傳播、共同分享收益的關系,對錄音制作者獲酬權應共同承擔義務。

      在進行了充分調研的基礎上,綜合考慮我國直播行業的營收情況、不同直播類型對音樂錄音制品的依賴程度、使用者的承受能力,音集協提出了網絡直播使用音樂錄音制品版權費標準(草案)并與使用者代表協商,即泛娛樂直播(不含K歌)100元/直播間/年、泛娛樂直播(含K歌)300元/直播間/年、電商直播間10000元/直播間/年。據國琨介紹,上述標準單價較低、簡單易行,使用者負擔輕,但需要平臺配合實現直播間全面付費。如果直播間全面付費,整個直播行業預估將給版權方帶來22億元的版權收入。

      據了解,音集協在半年的時間里已與直播平臺代表進行了3次費率協商。國琨說:“平臺方既未接受權利人提出的方案,也不提出其他方案,目前進展遲滯。因此,音集協在推動協商的同時,開始尋求通過訴訟和仲裁途徑解決費率問題,以求盡快實現權利人的合法權益?!睋嘎?,音集協目前已對侵權網絡直播平臺進行取證,并已陸續開始通過司法途徑解決,“部分平臺主動履行版權責任、認可協商中的費率標準,主動與音集協洽談并同意預交版權使用保障金,待使用費標準最終確定后即按照標準支付。這無疑是積極的信號?!?/p>

      多年從事音樂版權管理工作的劉鑫作為版權方代表對音集協提出的方案表示認可。劉鑫表示,版權方對于直播行業有非常高的期望,如果能夠形成很好的付費商業體系的話,對于整個音樂內容行業來說是非常好的事情。但之前平臺重視程度不夠,他希望大家能盡快達成共識,建立好的收費及權利價值的分配體系。

      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代理總干事周亞平在線回應場外觀眾提問時說,使用者即使對部分個體權利人支付了對價,也不能就海量的主播使用海量的作品予以免責。同時基于錄音制品在傳播中與音樂作品的不可拆分性,音樂作品廣播權法定許可的使用者主體應該從廣播電視機構擴張到所有廣播權的義務主體,以避免《著作權法》第四十五條賦予錄音制作者的廣播獲酬權在實踐中落空。

      周亞平最后總結,直播中使用錄音制品付酬是新修改《著作權法》賦予錄音制作者的新的權利,覆蓋非常大的市場,這對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音集協的目標就是推動在網絡直播全行業建立起完善的音樂版權保護機制,把新修改《著作權法》增加的這項獲酬權落地實施,為音樂產業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


    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  |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華訊傳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中國出版  |  中國全民閱讀媒體聯盟  |  媽媽導讀師  |  版權聲明
  • <nav id="mq42q"></nav>
  • <nav id="mq42q"><nav id="mq42q"></nav></nav>
    国产精品宾馆在线精品酒店俄罗斯引擎,天天噜夜夜噜日曰噜,国产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98,欧美A级毛欧美1级A大片 √天堂资源中文www| 日本老肥婆bbbwbbbw| 99国内精品久久久久影院| 色婷婷综合中文久久一本| 琪琪午夜理伦三级| 性xxxxbbbb农村小树林| 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东京热| 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无码无| 色一情一乱一伦一区二区三区| 男女扒开双腿猛进入免费看污|